朋友,上天吗?

【all黄/ABO】囚犯.2

之前那个ABO被屏蔽得厉害,坑了,写这个
名字瞎取的,







叶秋,前帝国军队总指挥,仅三年创下的无数丰功伟绩,足以令帝国民众吹捧这个名字至神的高度。

斗神。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叶秋创下的神话成为了民众的信仰,也成为帝国贵族们心里的一根刺。饶是叶秋再强大,在如狼似虎的敌军面前谈笑风生,也挡不住帝国内部对他露出的獠牙。

深入敌军,腹背受敌,光荣牺牲。这是帝国对民众的宣告,也是对他的判决。民众自发在河边点上一根根蜡烛,或是在街上哀悼,为他们的英雄哭泣默哀,而贵族们则站在窗台前俯视那群愚蠢的人民,哈哈大笑。

黄少天那时加入军队没几年,对叶秋的敬仰之情当然让他无法接受叶秋去世这个消息,一个人偷偷摸摸去战乱废墟没头没尾像只苍蝇似的,到处找寻他留下的痕迹,直到喻文州赶在长官拎人前也偷偷过来让他回去,黄少天才醒过来,对着那片荒凉的土地哭嚎了一通,像个疯子。



隔壁的叶秋原本躺在床上舒服得翘着脚上下晃,听到黄少天喊他的名字,动作顿时定住了。过了许久,黄少天终于再次听见隔壁那人的声音。

“我不是叶秋。”叶秋盯着自己的脚尖,突然又换了个姿势继续翘着晃。似乎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些事,他的眼神变得深邃许多。

“隔壁那哥们!记清楚了,我叫叶修。”他从回忆里脱身而出,餍足般地眯起了眼睛。第一次郑重其事地将自己真正的身份介绍给他,居然是在监狱。叶秋想起罗辑给他的情报。OMEGA?到这里面来,看来帝国那帮人真打算把黄少天当成囚犯的玩宠。

叶修,这个名字黄少天没听说过。从狂喜中赫然听见一个陌生的名字,黄少天有点错愕。叶秋的声音他绝对不会听错,可是叶秋说他不是叶秋……

“叶修,罪名,假扮斗神叶秋。”不会有人知道,当这条罪名安在他的身上时,叶修心里有多想笑。
有多想笑,就有多苍凉。

“我不信!”黄少天对墙狂吼,“叶秋的声音我这辈子都记得!”

“哎哟!”叶修乐了,“那他声音是什么样的?”

是什么样的?

是演讲里略显慵懒的,是战前动员里严肃而又给人力量的,是偶尔自嗨地来次教学里认真而又带着调皮的。

黄少天听到的叶秋的声音通通都来自于视频和音频,隔着播放设备听见的声音。

“是听着就想打他但想想还是算了的声音。”黄少天回想着叶秋的发自内心地说。

叶秋差点滚床下面去。黄少天说完觉得这个说法太幼稚,正打算说点什么解释叶秋在自己心里形象的问题,肩膀就被人拍了一把。黄少天习惯性摸上腰才记起,他的枪早被没收了。

“兄弟你这说法真适合我们老大,其他人也都这么说!”

黄少天有点傻眼。其他人?

“包子!”隔壁叶修下了床,张嘴喊道,“别人那么说就算了,你好歹给我留点形象!”

“好嘞!对了老大老大,新来的哥们小小的,就像个要人保护的OMEGA一样,你不来看看?”

“你妹你妹你妹你才OMEGA!你才要人保护!”一句话戳到黄少天痛处,黄少天当即一扫堂腿过去,包子猝不及防被踢了一脚,又委屈起来,“我只是想说你比我矮好多……”

矮?黄少天握紧拳正要揍他,就听门外无奈的一声。

“剑圣大大多担当,他平常说话就这样,想说就说,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

黄少天转过头去,握紧的拳头猛得松开。

“……你还说你不是叶秋!”他几乎是扑向栏杆,一不小心碰到了叶修放在栏杆上的手。

黄少天仔细地注视着那张脸,末了才笑着说一句:“你还说人家没嘲讽意思……”

教科书上可是记载了他曾经两三句就把敌军说到钻战舰里追着打的。


“剑圣?”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个猥琐的声音,“刚刚说话的就是那个隐瞒身份结果因为发情扰乱前线的OMEGA?”

叶修叹气。又是狡兔死走狗烹的例子。贵族胡说八道的本事真是一直都没变。

“你他妈再说一次!你他妈有种再说一次!”栏杆被他拍得直响,黄少天恨不得能出去打爆那个满嘴胡说八道的家伙。

“少天抱歉。”叶修握住他拍打栏杆的手,黄少天的手背被他包在掌心里,也逐渐安静下来,嘴上骂骂咧咧的声音也逐渐变小。

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像是安抚,但又带着点调情。




“什么事什么事!敢在这闹事是不是活得不耐烦想脑袋吃颗枪子……叶哥!”赶来的狱警大摇大摆得过来,一看见叶修几乎是瞬间变了脸色。

“叶哥您难得出来散个步哈。”狱警陪笑道。

“这不是很久没出来了嘛,活动活动筋骨,要不然打不动了。”叶修揉揉手腕。

“不用不用。”狱警连忙摆手,“叶哥看不爽谁我把他移到您看不见的地方就是,别累着您。”

叶修拍了拍他的肩:“你还别说,还真有个。”随即东张西望,脚步也动了起来。狱警跟在他后面,在一个新来的囚犯前停了下来。

狱警一看就猜到,大概是这新来的说了什么,惹了叶修。

“你说我要是闹起来,你这栏杆我能不能……”“别别别!”狱警赶紧阻止他,“别累着您!这人新来的不认识叶哥,叶哥多包涵,多包涵!”

“这栏杆的质量不错啊。”叶修仿佛没听见,手指敲了两下栏杆,赞叹道。

狱警把新来的拖出来踩一顿的心都有了。

“老韩应该挺喜欢这种心直口快不拐弯抹角张嘴就来的小家伙。”叶修敲完栏杆,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前言不搭后语地对狱警说。

狱警咽了咽口水:“那行,叶哥都这么说了,那我把他调到他那边去,您看怎么样?”

“可以啊!”叶修一脸纯良地说道。

评论 ( 6 )
热度 ( 162 )
TOP

© 兴欣扫黄负责人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