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上天吗?

【all黄】浪得飞起.2

沙雕打架斗殴粗话满篇三观不正paro之二

名字瞎jb取的









王杰希,医生。和张新杰不一样的是,人家张新杰是正儿八经悬壶济世的白大褂,王杰希是地下室里一言不合就xie人大腿的,密医。早先年王杰希甚至还想过把黄少天关在他的地下室里,不给上就断了他的手脚。

想法很恐怖,黄少天如果知道得喷死这家伙。

幸亏这个没心没肺的货运气好,王杰希这个想法甫一出现,下午黄少天和一条不知道哪里来的柯基在公园里追逐打闹。王杰希看他在前面小步跑,那条看着不像野狗的柯基在黄少天后面欢快地溜达,一人一狗的脸上全是兴奋的傻样。

阳光应景般好到出奇。王杰希眯起了眼睛。


他天生适合在阳光下逗比。


王杰希心里刚冒出这句话,自己都被自己逗乐了。黄少天远远看见他,由远及近一路叫唤他的名字,到了他的跟前把那只还在跟着的柯基抱起来,举着柯基的爪子朝他伸出肉垫,模仿招财猫的动作。

王杰希当场就想把他摁在地上来场公园play,连台词都想好了:“你的小柯基正看着你呢。”

不过这词儿太中二了,玩闹起来还会满嘴跑火车给人算命的老王同志一秒后就把它咽回去,然后握住肉垫——虽然有点脏——语重心长感情真挚地对黄少天说:

“我不是兽医。”

ky活体二号代表,不得不说有些方面这俩人还真配对。



孙翔满脑子都是“打什么破小孩大人有大量我还是打死王杰希好了”,叫小卢的小孩讲文明懂礼貌,规规矩矩收了dao,朝王杰希鞠躬:“前辈好,前辈辛苦了。”

为renmin服务。黄少天强迫症犯了,这句话不补充完整难受。他心里悄悄默念了一遍,然后转头告诉小卢:“我们和微草水火不容,有我没他有他没我,鞠什么躬!下次见他喊他名字不许喊前辈!!!”

小卢被黄少天恶狠狠的样子吓到脸蛋通红,可怜巴巴看着王杰希,嘴上试图念出:“王......王......王......王杰希......前辈......”

黄少天恨不得晃晃这小孩的脑子,或者给他挖挖耳朵。人说话怎么就听不懂呢。小卢大概也知道没做好,低着脑袋委屈地掏出dao,然后喊孙翔:“孙翔前辈!”

孙翔在旁边吃蓝雨和微草生的瓜吃得一脸懵逼,突然被小卢一声喊醒,手中铁棍下意识握紧。幽黑的棍身上那些深深浅浅的划痕,是孙翔这几年拼搏的勋章。


“打坏东西得赔。”王杰希在一堆哔哔哔哔声里突然又补了一句,孙翔的棍子当即指向他:“老中医你欠打是不是,什么都我来?!凭什么不让蓝雨赔!”

老王同志也不含糊,修长的手指离开计算器,随意拎起一把手术刀,手术刀寒光闪闪,小卢顿时缩到黄少天背后,又好奇心不死地抚上他的腰,探出头偷看。

喻文州注意到那只咸鱼爪子,眯了眯眼睛。


“如果耳朵坏了我给你换一副狗耳朵上去。”王杰希说得霸气十足铿锵有力,孙翔斗气十足,手中棍扬起就是一棍子下去,打烂了王杰希的一张桌子。叶修啧啧了两声,喊孙翔:“一张桌子四条腿,老王这下得废了手脚。”

“废个屁!让他来!”孙翔叫嚣着又打烂了一张桌子,“又坏了一张!废叶修的手脚!”

他还记得王杰希刚刚说xie在座的人的大腿。

黄少天抿嘴没忍住,笑得花枝招展,肩膀上如果真开花,花瓣早掉光了。

王杰希皱着眉看地上的残骸,掏出手机给轮回老大打电话,简单明了的,孙翔又搞破坏,赔钱,不赔钱把轮回地盘上北边那块地赔给他。轮回北边那块地临着霸图。孙翔恨不得敲烂王杰希的脑袋,王杰希仿佛会未卜先知,手机扩音一开,周泽楷的声音传了过来:“速回。”

轮回老大平时话少,话更少就两种情况:忙着打人没时间说话,要不然就是他生气了。孙翔连忙收起棍子,偷偷看了眼黄少天见他没看自己这边方向,有些泄气,掉头就跑,活像个叛逆期的小孩子。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目送他,喃喃道:“孙翔这是回家找周泽楷嘤嘤嘤去了?”

小卢偷偷抓住黄少天衣服的手紧了紧,眼神无意撞上喻文州,立时松开了,乖乖站在原地充当个乖小孩。




周泽楷,帅哥,活跃在r城各大广告板上的明星人物,连觉得自己天下第一帅的黄少天都感觉到对自身容貌自信的岌岌可危。

周泽楷帅,但他话少,黄少天说话,他光瞅着不说,黄少天不说话,他也光瞅着不说。黄少天说你说几句,周泽楷就笑。大帅哥笑起来都是道风景线,勾得黄少天像只兔子似的脸不红耳朵红,心跳得也像揣了只白兔。

经常黄少天想一刀tong死叶修。宇直坚决不信自己对一个男人心跳,想来想去把锅扣在那个抢他贞操的男人身上。如果叶修没丧心病狂得把他打成墙纸摁在废墟里,扒了他的衣服还用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姿势,黄少天坚信他只会沉迷于大bo白腿黑si袜的女人。

周泽楷太好看了,是妖孽,不算。黄少天安慰自己那颗直男的心。

周泽楷表面上云淡风轻得近乎可爱,但他归根究底是轮回的老大。他们做老大的,骨子里都是狠。孙翔刚和肖时钦散伙去轮回那时候,听说过这人厉害但没见过,一时心高气傲,没把这位老大放在眼里。直到有天孙翔亲眼见周泽楷单枪匹马将一群外城来的王八羔子打成筛子,满身xue污的背景板里是那些再不抬进医院就要撒手西去的垃圾,别提有多振奋人心。孙翔注意到周泽楷的qiang管上都沾上血点,视线一抬,被他仿佛狼王般的眼神征服得心服口服。

如果不是心里早就种了个叫黄少天的小苗,孙翔大概当场就抱着大腿表白了,所以尽管当时的周泽楷要多狂野有多狂野,孙翔也只是上去一棍子捅飞一个还在挣扎企图背后偷袭周泽楷的小崽子,然后朝周泽楷伸出手。

周泽楷刚从sha红了眼的状态下恢复清明,嘴里还在微喘着气,手却有力地覆上。孙翔没说但不代表他周泽楷不明白。一场恶战结束周泽楷全身都没力气,这个握手耗尽了他大半力气,剩下的全都灌入双腿和脊柱——任何时候,轮回当家绝不弯腰和倒下。

“孙翔。”

“周泽楷。”

孙翔加入轮回已有些时日,但那天才是他真正加入轮回的第一天。


不过如果孙翔知道未来周泽楷会和他抢黄少天,可能他当时一棍子捅飞的不是那个偷袭者,而是周泽楷了。当然这也只是建立在如果和可能上。

评论 ( 8 )
热度 ( 146 )
TOP

© 兴欣扫黄负责人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