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上天吗?

【all黄】没想好名字.1

脑袋滚键盘的产物

大概是打jiadou殴粗话三观不正paro?








r城。


这鬼地方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叫拉屎都不会选的破地方。枪zhi弹yao和波涛汹涌,打架和女人,kuang戮和xingai。黄少天曾怀疑,在这种地方蹲坑,一不留神就会没了半个屁股,或者被诱惑地下ban身竖起旗从而夹断了屎。

对比喻文州只能揉揉鼻梁,一脸的无奈:“少天你能不能想点好的?”

他刚刚又一次被黄少天救下。黄少天救他都快成了俩人的习惯。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喻文州脑子好,他得保护他的脑子,这破地方想把喻文州打成脑残的人多的就像r城晚上的星星。有天喻文州叫他去看星星,黄少天惯常兴奋起来,全身细胞都做伸展运动准备去揍人。

没办法,黄少天脑子转得快,所以联想能力也挺强。

黄少天这人话特多,“用黄少天的话来说”都快成了r城的流行风标。掐指算算,除了轮回的老大周泽楷没说过这话——因为他话少——其他人基本都拿这几个字当过开头。

“想点好的……”黄少天蹲下身,瞄了眼被他踹进河里现在扑棱得像只鸡一样的家伙,扭脖子抬头朝喻文州喊,“我饿了,想吃鸡……不是那个枪战游戏!!!我真饿了!!!要吃饭!!!!”

一脸求投喂的样子,让人根本想象不出他刚刚一脚把人踹飞进河里。


黄少天喊完,脑子里突然浮现叶修的脸。如果是那家伙,肯定会回“哦,少天儿想吃我下面那个?”

艹。

黄少天晃晃脑袋,想把叶修那张欠扁脸晃出去,河里那人还在鬼哭狼嚎,黄少天不耐,站起身一石头砸他旁边:“再鬼嚎一句砸你脑袋上,狗刨不会啊!!!!”

那人以为会砸他脑袋上,顿时哭得如同厉鬼附身,像找妈妈的小屁孩一样哭着往岸边刨去。黄少天嫌吵,又骂了一句,喻文州却像没听见一样。既然黄少天想吃饭那就吃吧,最好吃完桌上的再吃桌下的。

——都是脑子好的人,有时候他和叶修的想象倒是有些相同。

可惜也就只能是想象了。



黄少天这人是个宇直,喻文州连带他看星星这么浪漫的事都做了,这只宇直只记起打人的快感,简直是活体ky的代名词。

宇直就算了,偏偏他在r城那群老爷们中间不算太高。不算太高,站人堆里就显得挺需要被人保护。偏偏黄少天又像个狼狗子似的凶得很,腿脚身手好得出奇,打起架来整个人都带着mlgb的凶狠劲。

值得一提的是,霸图老大韩文清之前也是个宇直,但就是因为和黄少天打了一架,之后无比想把这人扔床上打得屁股发麻。

韩文清是整个r城最擅长空手打架的人了,结果一架打得他,性向弯了。那场架打到最后俩人情况都不好,双双去医院旅游了几星期。医院怕俩人再打起来,原本病房安排一南一北,结果黄少天非要和韩文清住一间。他和韩文清胜负未分,不能打架了还有嘴上功夫,韩文清听他骂了几天,越发觉得这狼狗子骂人的架势让人恨不得把他按床上cao得他只能喊四声调。





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小心翼翼地躲过广场大妈舞团。r城的大妈连他们这群见多了xue光的都惹不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想录像曝光,对不起手机砸成废铜烂铁拉回家卖破烂去吧,想索赔只能被嘴炮轰到哭喊嘤嘤嘤。

还有个原因,大妈也觉得黄少天是个需要被保护的崽儿。

今天r城天气还不错,哪怕已经是傍晚,天也亮得很,云朵就像镀了金边似的。过了大妈团,黄少天又恢复成甩着手又走又蹦又跳,喻文州一直沉稳得步伐几乎是同一频率,听黄少天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观景感。


“明天会有个孩子来r城上学。”快到老地方,喻文州突然没头没脑冒了一句。黄少天离开校园时间挺长了,听见上学这两个字还有种上辈子的恍惚感。

“你家亲戚?来r城上学还得和你汇报一声?”

说着就到了地,喻文州打开小饭店的门,却不急着走,手抵着门等黄少天进来,同时解释:“不是我家亲戚,那小孩还不错,已经加入蓝雨了。”

“一边上学一边老油条?”黄少天一边摇头一边走进去,“学校还不得开除他。别误了人家小孩,该上学就好好上。”

喻文州等他进去,手一松,门自动关了起来。角落坐着俩人,一人背对着黄少天,那个背影黄少天见八次想打八次——叶修的背影。

至于为什么一看见叶修就想打他,无外乎就是叶修是黄少天第一个男人这种黄少天打死也不愿意说的原因了。一场恶战后,叶修最终把黄少天打成墙纸,然后就做了。黄少天到现在也没搞懂这人什么审美——当时自己都被打成猪头,他到底是怎么做下去的。


“小卢。”喻文州倒是认识这小孩,笑眯眯得和他打招呼。叫小卢的小孩慌得站起身,结结巴巴得和喻黄二人问好。

黄少天见他姿态规矩谨慎,眼睛倒是滋溜溜地转个不停,心猜这孩子只是见生人有些拘谨,骨子里还是个外向的人,也不缩手,乐呵呵得拍了拍他的肩。黄少天猜他就是喻文州说的小孩,没想到只是拍个肩膀,叫小卢的孩子眼睛像夜里的手电筒一样,刺得他眼睛疼:“少天前辈!我最喜欢你了!”


一句话喊得喻文州和叶修还没开口说什么,隔几张桌子的孙翔率先跳了起来:“你这破孩子瞎说八道什么东西!”

“少天前辈可厉害了!耍刀耍得好六!我就是最最最喜欢少天前辈!”小孩还不怕死得朝孙翔又喊了遍。黄少天怕孙翔欺负小孩,连dao子都准备掏出来护小孩,哪知小孩掏dao子的动作熟练得很,连叶修都啧啧了两声,眼里闪着羡慕想带回家扩充势力的光。

孙翔本来不想和他打起来,省得被人说欺负小孩,但小孩的架势都摆出来他不摆出来,感觉像怂蛋。

孙翔也掏出了武器。刚刚一直沉浸在计算器的哔哔哔哔里的店老板老王同志突然冷不丁开腔,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打坏一条桌腿,我xie在场的其中一个人一条腿下来做研究。四条桌腿xie两人。小孩除外。好了,可以打了。”

老王同志嗓音不粗,也不是特别有压迫力,但一句话说得所有人感觉掉进了冰窟窿。当事人之一非小孩的孙翔不满地吼起来:“老中医你这lt的毛病什么时候改掉!”

“少造谣。”能把王杰希逼暴走的人没几个,王杰希又按住计算器哔哔哔哔起来,“小本买卖,经不起你们折腾。”

“而且……”王杰希抬头看了眼黄少天,一眼看得黄少天以为自己是个倾城倾国的祸国妖姬。


眨巴眨巴的傻样。

那句俗话怎么说来着。

可爱,想日。

王杰希心里勾了勾嘴角。

评论 ( 9 )
热度 ( 204 )
TOP

© 兴欣扫黄负责人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