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上天吗?

【all黄/段子】江苏高考0分作文

0分!不要分了!求你们在一起!!





【韩黄/武侠paro】

韩文清一路护着黄少天,路不好走,荆棘划破了黄少天的披风,划伤了韩文清的脸庞——他一路都是掩着黄少天走的。现下状况狼狈不堪,俩人的衣衫上尽沾尘土,黄少天的发带也不知所踪,披头散发活像个疯子。

“韩文清……”“别说话。”韩文清可恨自己也受了伤,否则抱着黄少天用轻功迅速下山,今日山下花灯节,逃脱的可能性更大。

黄少天闭上嘴,收在斗篷里的手暗暗握成圈。

脚步未停,韩文清忽然又道:“不行。”

黄少天抬头看他。韩文清忙于赶路,也要顾路上的磕绊,没看黄少天,但他又道了句不行。

目光如炬,坚定不移。

起初给黄少天极大兴趣的就是这双眼睛。一双眼睛尚且如此,主人应该是个英雄了。

值得深交,


“我还记得你那时候只回了一句,吵得很。”黄少天笑起来,他笑起来很有英气,韩文清喜欢看他笑,但今时不比往日,黄少天冷不丁说起初时见面,韩文清心中不详的预感愈演愈烈。

“我那时候说什么来着的……”黄少天还在笑,握拳的手力道加重,指甲掐入肉中,指甲瞬间泛黑,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说没事,抱一抱就是好兄弟了。”

黄少天停下脚步,护着他的韩文清也只好跟着停下。黄少天握住拳,向韩文清讨抱抱。

“还是你怀里舒服,我都快睡着了。”他打着趣儿也没能逗到韩文清。

韩文清分明看见了他的一双拳。行走江湖,靠拳头闯荡的是韩文清,黄少天是剑修,一把冰雨蓝莹轻雅,名动四方。

包围圈越来越小,韩文清搂住黄少天的手愈发用力,似乎是要把他揉进骨头里合二为一再寻机逃脱。

韩文清如狼般的眼睛不住逡巡,就算拼尽全力也要保护怀里的人。

“你说你怎么那么好。别那么好,我舍不得。”黄少天埋在他怀里,还在犹自说话。韩文清目光一愣,这个高大的男人平生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此时也只是开口,低沉的嗓音透着坚定:“我也是。”

你也很好,我也舍不得。


包围圈越来越小。

“我的剑多漂亮,周身蓝色的光,多少未嫁女子提起冰雨都会掩袖。”

追杀的每个人脸上都是疯狂的喜悦。

“剑修的衣服多帅气,恐怕是几个修里最好看的衣服了。”

韩文清暗自握紧拳头,心里却空落成土,惶恐得怎么都补不上。

“魔修的衣服一身黑,丑死了,我才不要,所以如果我真堕成魔……”

名剑冰雨从剑鞘中一跃而起,划向的却不是追杀者的脖颈,而是黄少天的手掌。

淡雅的蓝光倾时被黑红色光芒侵噬,妖艳得令所有追杀者心头一震。以往剑鸣的嗡嗡声被一阵刺耳的嬉笑取代,韩文清感觉自己似乎听见了黄少天最后几个字,但又好像没听清。

“杀了我。”

魔修也不是不能穿蓝衣。韩文清站起身,仍像刚才那样道了声。


“不行。”



【周黄/偶像paro】

一群狗仔激动得爆料——Samsara队长周泽楷下午现身g市机场,将在g市和bluerain的黄少天一起参加某真人综艺秀。

“Samsara女孩儿爱队长一辈子[比心][比心][比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队长也好帅好帅!行走的大长腿!!!!”

“队长去得也太早了吧?!那个节目还没开始录呢!”

“小甜点特地过来接队长哈哈哈哈哈哈他好矮!”

身高梗是怎么都躲不过了。

“小甜点想帮队长拎包,队长不让他拎,两人手还碰在了一起!”

“塞了这嘴糖!姐妹们SB了解下!”


黄少天将钥匙扔给周泽楷,头一低钻进车里,像个老大爷似的指挥:“开车吧开车吧,Samsara大队长。”

说完他才意识到这话的双重含义,倒在后座藏住脸。周泽楷笑着揉了揉他的黄发,被埋怨地嘀咕破坏发型——明明他这姿势就已经破坏了发型。

“小甜点……”“你叫谁!”

黄少天坐起身,一脸痛心疾首:“我的名字都快被玩坏了,本来是少天,后来是天天,再后来是小天天,再后来小天天被手癌成小甜点,再这样下去哪天被吃掉都说不定。”

“是我。”周泽楷系好安全带,却不急着开车。。

“是啊是啊,你都吃干抹净了不是你是谁?”黄少天又躺回后座哼哼。


“是我叫的小甜点。”周泽楷说,还有点委屈。

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慢慢坐起身前倾,一脸坏笑得环住周泽楷的脖颈:“Samsara队长自创的爱称被这么多可爱的小粉丝使用,采访下心情如何?”


周泽楷的脸上浮起一个微笑,迷妹们看见估计得晕在街上,身为迷弟的黄少天自然也不例外,被他的笑容恍惚到愣神。

“小甜点。”周泽楷很少用这种华丽又深情的语调说话,故意使用磁性的声音叫出来的小甜点……果然很好很强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小甜点。


黄少天突然感觉裤子紧得慌。



【张黄/童话paro】

“按照全世界所有童话故事的准则,骑士是有资格和公主在一起的。”黄发骑士怒瞪宫廷御医说道。

“和公主在一起的是王子,骑士只能算是男二。”宫廷御医推了推眼睛回。

“如果没有王子,公主就是骑士的!!”

“如果有王子呢?”

“我说没有就没有!”

“我说有就是有。”

黄发骑士快被气哭了,宫廷御医无奈,走过去手揽着黄发骑士。


“你在外冲锋陷阵,我在旁为你疗伤,你想想看,是不是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好像也有点道理但是我就是有资格和公主在一起QAQ”

宫廷御医佩戴的眼镜寒光闪起。


“你有资格,但被我剥夺了。”宫廷御医就知道,黄发骑士根本说不过他。



【喻黄/校园paro】

黄少天从他转学就注意到,这个人很白很好看。

白色的校服衬衫,格子的校服,明明和别人的穿着一样,黄少天总会在人群里看到他。

从心房里渐渐破土而出了一个声音,青涩又稚嫩——

我好像喜欢他。


巧的是,黄少天这个念头刚起,正好撞到了喻文州。

“好巧。”喻文州说。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心脏里奏起欢快的庆祝乐曲,而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喻文州。


“好……好巧……”

“我的意思是,”喻文州扬起一个干净的笑,“好巧,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傻得眼巴巴盯着他:“怎么……知道的?!”

“秘密。”



【叶黄/原著】

“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黄少天很认真地说。

“把我的吸血光剑还我,还有,两个小时的上网费十块钱。”叶修说。

“……”话痨总算也是无语了一次。

-----------------------------------------------------------

本来想写单cp,想了想还是all吧,为了臭不要脸地打个tag

反正我要的是就是,不要分(* ̄︶ ̄)

评论 ( 4 )
热度 ( 145 )
TOP

© 兴欣扫黄负责人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