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上天吗?

【韩黄】嘿。

很久很久以前,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国王十分生气,将公主的骑士叫来臭骂了一顿,并对他说如果救不回公主,就要割了骑士的脑袋。

于是骑士踏上了救公主的漫漫长路。

骑士踏雪踏月地往恶龙的老巢赶去,不料在即将到达时碰上了山贼,被抢去做了压寨夫人。骑士的佩剑被夺,马匹被抢,心急如焚。

头头听说底下人抢了个路人给他艹,一个眼神过去,冻了一排。小喽喽们想还是把人放了好了。哪知带着那人经过时,头头出于好奇悄悄瞄了一眼。

然后骑士被艹了一晚,第二天趴在床上装死尸。

头头怜香惜玉,好几天没艹骑士,骑士一心救公主的,伤一好马上就想偷偷摸摸离开。

然后他又被狠狠艹了一晚。

骑士生气了,骑士趴在床上撅着屁股质问头头。头头目光落在骑士的屁股上,中间红红白白一片。头头又想艹他了。

骑士问为什么艹他,头头没说话。

骑士要求归还佩剑和马匹,头头没说话。

骑士说想走,头头没说话。

骑士不说了,因为头头在用交钱不杀的眼神盯着他。

骑士怂了。


头头也很苦恼。他明明用了二当家的方法,委屈兮兮地盯着他,为什么还会把人吓到够呛。

小喽喽们本来还以为头头玩过会扔给他们玩,一看这形势,谁还敢上去。

骑士成了头头唯一宠幸的人。

骑士天天想着出去救公主,想了各种逃出去的方法。头头就把他抓回来,告诉二当家山寨哪里防守不当,然后扛着人进屋艹。久而久之,山寨的防守固若金汤。

骑士出不去,每天都唉声叹气,头头每天看他耷拉着脑袋,终于决定放他走。

“下次,我不会放你走。”头头说。

一人一杯酒,喝完就分手。

骑士骑在熟悉又陌生的马匹上,佩着熟悉又陌生的剑,一路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了恶龙的巢穴。

然后他被恶龙狠狠艹了一顿,巨大的哔哔把骑士捅到哭。

兽形好可怕,兽性更可怕。骑士想起以前温柔的头头,更难过了。

第二天,骑士撅着屁股在床上挺尸,想死的心都有了。

公主好心帮他披上被单。骑士十分惶恐,抬头一看——

“二二二二二二二二当家?!你怎么在这里?!”

“不是山。”二当家兼职公主张新杰说,“是山脉,都是我们的,黄少天。”

骑士黄少天吓得倒吸一口气。

——兜兜转转,他还是在头头这儿!

后来黄少天才知道,恶龙头头韩文清看上了他,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找他说清楚心意,就找公主帮忙,正巧被公主的仆人看见他用兽形时的爪子握住公主飞离宫殿,于是国王误以为公主被抓走了。

“为什么是抓......”黄少天想吐槽,“他为什么不背你过去?”

“‘背上只能我媳妇骑。’他说的。”公主说。

黄少天想起他昨天好像和恶龙各种play里,就已经骑了人家的背,脸红成番茄。

张新杰要回宫殿了,黄少天让韩文清送公主回去。韩文清看了看黄少天,又看了看张新杰,伸出了爪子。

“背一下没什么!!!别再抓了!!!”黄少天喊。

最后黄少天眼睁睁看着张新杰抱住韩文清的尾巴,消失在天际。

太固执了。黄少天想。这条龙真是太固执了。

黄少天望着远处的美景,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微笑一直挂在脸上。


黄少天一直想知道韩文清到底看上他哪里。

“你救过我。”韩文清说。

黄少天眨巴着眼睛。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还是蛋的时候,有天一不小心从巢里滚了下来。”韩文清说。

“卧槽滚下来?!还好没摔成蛋黄......不我想说你小时候?你现在看着就比我年纪大,你小时候应该还没我?”

“龙的幼年非常快。”韩文清解释道。

“那然后呢那然后呢那然后呢?你从巢里掉出来,我那时候在哪里?”

韩文清想起那段回忆,眼睛都舒服地眯了起来。

“你那时候也很小,几岁大。胳膊很细,腿也很短。”

“靠靠靠不许说我腿短!然后呢然后?!”


“然后......”韩文清目光灼灼地盯着黄少天。

“我落入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

评论 ( 9 )
热度 ( 168 )
TOP

© 兴欣扫黄负责人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