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上天吗?

【喻黄】环。

限定首尾写CP挑战产物






我做了一个噩梦。

我梦见你不见了。

 

 

 

黄少天小时候遇见过一个人,那人颓废地坐在台阶上,身边是个装VC的小瓶子。那人没看见黄少天,黄少天却注意到他哭了。别人都说他恶心,黄少天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也不明白那个白净的几乎不健康的人到底哪里恶心,但他是个乖孩子,大人叫他远离那个人,他也就渐渐看到那人就走开。

后来,那个人跳楼自杀了。听说他站在楼顶,楼下无数围观群众嬉笑着鼓励他。

“你有种你跳下来啊!孬!”

“为了个男人要死要活的哈哈哈哈!”

于是那人跳了下来,当场死亡。黄少天个子矮,看不见,只看到了地上的血和一个VC瓶子。瓶子咕噜咕噜滚到他的脚边,吓得黄少天转身找妈妈。

 

 

 

这个人只是黄少天生命里的一个路人。黄少天还不大,小小的乖乖的软软的,逢人就奶声奶气地打招呼,大家可喜欢他了。他是个小太阳一样的人。

黄少天直到长大后,才明白那句嘲笑是什么意思。

男人,不一定必须得喜欢女人。

 

 

 

黄少天这人话多,许多人提到他只会想起话痨属性。黄少天和喻文州相识在一个环境还不错的小公园,两人都是一个人出现在公园里,相互聊了几句,黄少天的话匣子就关不住了。喻文州也很有礼貌,一直听他说,直到结束,两人要分开,喻文州才站起身,眼睛直直地看进黄少天的眼睛里。

“你孤独吗?”

黄少天很诧异。

“对一个陌生人,也能说这么多话。”喻文州说这话时表情很平淡,仿佛是在询问朋友感冒好了没。而后他惊讶地看见了黄少天的泪,逡巡在眼里却硬是没掉下。

孤独的可怕之处是,人们往往更愿意和陌生人说些贴己话。

 

喻文州没想到会引来这样的结果,但他不得不强迫自己承认。

对方强硬地将眼泪拦在眼眶内,似乎让他动了心。

 

 

这个社会大多数不允许他们这样的小恋人能和平常的恋人一起出没在街口,包括他们的家人。

黄少天却不在乎。他和喻文州两个人对外宣称为了找工作才合租房,然后在他们的小屋子里亲亲密密地过日子。除了做ai稍微麻烦些,不能声音太大,其他还好。

不大的小屋每天被喻文州打扫得干干净净,两个人为了被外人发现,没有买一件成双成对的东西。这是黄少天当初同居时做的决定,但他后来又有点后悔,悄悄买了个双人洗漱套装。一模一样的洗漱杯和中间摆着的共用牙膏,黄少天伸手摸过杯沿,忽然被喻文州从背后紧紧抱住。

喻文州说,房里能有一件表达他们爱情的东西,对他来说也是浪漫的惊喜。黄少天心里愧疚,回头吻上爱人的嘴唇。然后他们就在洗漱间zuo了。

 

他们是自给自足不需要别人祝福的小情侣,活在自己的幸福小世界里。没人知道这两人居然是一对。

在他们在一起的第七年,黄少天说起了小时候的事。他只是突然想起,顺嘴告诉了喻文州。

喻文州皱眉,双臂紧搂住黄少天。

“我知道你不想被人知道,但如果哪天暴露了,也别怕。”

“有这么聪明的你在,我一点都不怕。倒是你,万一暴露了,到时候别不要我。”黄少天坐在喻文州的怀里,说完调皮地用脑袋顶了顶喻文州的下巴。

“不会不要的。”喻文州吻上他的鬓角。七年了,他们可以相互搂着一起看电视,或者黄少天坐在喻文州的怀里看书,而不是像当初那样紧密触碰便是做ai.

七年的时间,恋人不知不觉变成了家人。没有血缘却早已相融进了彼此的生命。

 

黄少天顺着那个自杀的人展开话题。

“如果你想自杀怎么办?”

 “吞一瓶VC,骗自己吃的是安眠药。”喻文州轻轻拍了下他的脑袋,“想这些干什么!不许想!否则……”

“否则什么否则什么否则什么!!!”

“罚你来你榨干我。”

偶尔一发书房play也不错。

 

喻文州终究失信了。他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永远离开了黄少天。喻文州离开后,认识他们的人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一对。

那天,黄少天去药店,买了一大瓶VC。他回家哆哆嗦嗦地吞了半瓶,手都是抖的。他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无声地掉泪,多年不引起邻居怀疑的习惯真是去他妈的操蛋。

黄少天慢慢睡着了。醒来之后,他告诉自己,他死了,又活了。

也许还是该活着。

 

亲朋好友那点鄙夷对黄少天不痛不痒,父母将他接回家。黄少天现在做的最多的事,是坐在台阶上劝说自己。

请试着活下去。连同喻文州的份一起。

加油。

VC一直被放在他的身边。

 

 

黄少天是在看见那个小孩才意识到不对劲。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屁孩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在远处好奇地盯着他看。和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场景。

黄少天记起那个人当时哭了,手一抬,泪流满面。

似乎这么一瞬间,他连活着的意义都找不到了。

他想去找那个小孩,但那个小孩后来一直没和他有任何接触。

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连他活着这件事,都有人接替他上演相同的一幕,完全可以不用活了。

一直在循环的一个世界,真的好没意思。他不是个好演员,他想罢演了。

 

顶楼的风吹在脸上特别舒服,阳光也是,空气也是。楼下是嘻嘻哈哈的围观群众,黄少天看他们像看蚂蚁一样。没办法,从楼顶看,他们太小了。

黄少天在找那个小孩。他会在人群里,和妈妈走散的慌张无措会挂在他的脸上,可能还急得想哭。当时自己哭了没?黄少天记不得了。

群众在鼓励他勇敢地跳下来,jc气得直嚷嚷让他们闭嘴。

黄少天找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后,纵身跳了下去。

 

 

 

 

 

我做了一个噩梦。

我梦见你不见了。

 

喻文州做了个梦,梦里黄少天死了两次,慌得他冷汗直冒,一把搂住身边躺着的人,确认存在才缓口气。黄少天从莫名其妙里醒来,睡眼惺忪地吻了两下喻文州,让他别闹,翻身又想睡去。

“以后过马路注意点,也不要心血来潮去楼顶看风景。”喻文州吻上他的耳垂。这里最敏感,黄少天不醒也被刺激到脸烫。

“你你你你怎么了,睡之前才做过,我腰还酸着呢……”

“如果以后我不在,你也一定……”

“越说越过分!!!你不在我这里那你想去哪!找别人我可不答应……你怎么了?”

喻文州亲吻上了黄少天的唇。

他们还没向双方父母坦白,他们也像梦里那对一样不想被人发现。幸运的是,知道的几个朋友都是非常真诚地祝他们白头到老。

他们和那个梦里的那对还是有很多地方不太一样的。

 

喻文州紧紧搂住黄少天亲吻他。黄少天被撩拨地热切回应,身体的惯性连他自己都受不了。

梦里喻文州作为旁观者,一直站在旁边。黄少天倒在血泊里时,头的方向正巧对着他。

他似乎是看到了他,也似乎没有。因为VC瓶滚动的也是那个方向。喻文州看见他的手指似乎是朝这个方向移动了些许,几乎察觉不到的移动距离。

他想要什么,但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有泪和笑,和一句还没说完的话。

 

“求你……给我……”

-------------------------------------------------

VC瓶?喻文州?还是活下去?喻文州不知道。他急切地亲吻他的少天,用唇舌感受他的存在。他还活着,而且现在就在回应他。

 

“求你……给我……”黄少天发出难耐的声音,喻文州突然停了下来。黄少天不解地用下shen蹭他。

“你不是我的少天。”喻文州重点强调了我的。黄少天还是顶着张迷茫的脸。

 “我只想要我的少天。”喻文州同情他的遭遇,但不代表他会爱他照顾他。


“求你……给我……”

---------------------------------------------------

磕磕绊绊地写是写了,怎么觉得还不如前两个呢......拔头发......

评论 ( 6 )
热度 ( 43 )
TOP

© 兴欣扫黄负责人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