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上天吗?

【绿蓝】cake and fork

和之前三流剧本式不太一样,这次讲了些废话






——Hello,fork!howr u?

——Hello,cake.U look so tasty.

 

小蓝在逃跑。因为他是个cake。

不像小说里构想的ABO,小蓝的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是正常人。ABO的世界虽然打破了以往人类对爱情生育的传统,但也实现了同性对拥有后代的愿望。可小蓝和ABO不同,这也直接导致他的老师同学朋友根本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退学,要离开这座城市。

要离开,要离开这座城市,远远的。

再也不要见到小绿。

 

小蓝在上学期间就偷偷暗恋那个叫小绿的人。在那段青春年华里,并没有漫画里如诗如梦的恋爱,他喜欢他,暗恋他,他为了他发奋读书,努力成为能去找他请教并听得懂的人。

那是他们还没有成年前的日子,散发着试卷和书本平淡又美好的气息。

小蓝以为他们能这样一直到大学,到工作,最后他去做他的伴郎,虽然不甘心但必须亲手埋葬这段感情。

但现在他什么都不敢,他只想逃。

他已成年,却不幸变成了cake,好死不死的,小绿变成了fork。cake和fork如果不遇见,双方都能继续平静生活,但一旦遇上,除非cake有足够的能力逃开,否则fork一定会杀了cake,就像叉子用尖锐处将蛋糕戳得伤痕遍野那样,然后吃掉。

因为对于fork来说,cake是甜蜜的,是美味的,是诱人的,是引人食欲妄图将之吞咽下肚的美好。天底下最令人称赞的美食都比不过cake在fork眼中的美味。混合着娇嫩的肉体和扑鼻的腥甜,唇齿留香,心旷神怡。

 

自卑的感情注定拿不到,只能握紧手中的生命。明明是二选一,小蓝却转眼就做好了决定。

逃开,逃得远远的。

他想活下去。

 

他没有上大学,在新的城市参与工作,用丰富的工作经验和聪明的头脑坐上了管理的位置,但他依旧不敢回小绿的城市。早些年是怕死,现在怕什么,小蓝也不知道。

令小蓝意外的是,当他准备去国外定居前,他见到了小绿。小绿变得更加成熟,举手投足证明他也成为了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小蓝的下属第一次见老板跌跌撞撞毫无仪态的样子。

——他来了!他要来吃我了!

 

“小蓝。”小绿拉住了小蓝。小蓝迟疑地回头看向小绿,因为惊恐他的额头甚至冒出汗珠。

“老同学见面,不一起喝两杯?”小绿笑着问他。

被小绿握住的地方烫得出奇,小蓝犹豫了片刻,刚离开时被强行封住的思念像烟雾般迅速扩散,麻痹了他的神经。小蓝呆愣地点了点头,跟着小绿去了一间pub。他们喝酒聊天,拥抱接吻,一直到车里,小蓝被吻得晕乎乎,满足又甜蜜地歪在后座。

“小蓝。”小绿也喝了不少,后座的位置被小蓝占了大半,他只好委屈自己挤挤坐。

“什么?”小蓝口齿不清地问他,漂亮的眼角因为酒精的缘故无端勾出丝媚意。

“当初为什么要走?”

“为什么?”小蓝努力回忆为什么要离开,大着舌头笑,“因为我怕你杀了我啊。”

“为什么我会杀了你?”

“因为我们是极少数才会出现的cake和fork,cake和fork一旦遇上......”小蓝忽然酒醒了。

“会怎样?”小绿还在问他。他的表情很轻松,甚至还有说不出的愉悦,可能很久没见小蓝了他也很高兴这次的见面。

“......fork会吃了cake......!”

 


 

小蓝重新站在学校操场边时,脑袋一阵眩晕。任谁被人脑袋上来一下都会有这感觉,但随后的认知让他宁愿晕过去。

“我还活着?!”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远处是小绿的叫声,他在叫小蓝一起打篮球,站在阳光里脸上挂笑地朝他挥手。小蓝重新看向自己健康的,毫无血污的身体。

“小蓝快点!”小绿在催他。

“来了!”

 

小蓝回到了未成年,他压不住心中的悸动,再次爱上了小绿,依旧为了他努力学习,但命运像戏弄他似的,cake和fork的魔咒并未解除。

小蓝依旧选择了逃离,但他在逃离前给小绿打了通电话。

“......那你真的要走了?”

“很抱歉小绿,但我真的要走了。”

小绿很失望地看向星空,忽然又振作起来:“那我们可以打电话啊。不能见面,打电话应该没问题。”

小蓝同意了这个想法。两人便在分离后开始给对方打电话。相隔甚远,但两人只用电话联系对方,所以并没有任何悲剧发生。没有了生存的威胁,小蓝的思念像疯草似的狂长在心间。他想小绿,想回去看看他,哪怕一眼就好。

小蓝打定主意偷偷回去看一眼小绿,看完就坐车回来。他和小绿每天都通电话,他知道小绿在哪里干什么。小蓝轻车熟路地找到小绿,远远地看见他在和一位朋友一起聊天。他们似乎是在聊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两个人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小蓝蹲下身沉思了片刻,抬脚朝小绿走去。

上一世满脸的血污,这一世时隔多年的异地。他受够了。

“小蓝?你怎么来了?”

“我喜欢你,小绿。”告白的话语张口即来,小绿的朋友发觉气氛不对,拔腿就跑。小绿眨了眨眼睛,小蓝在他的瞳仁里发现了片刻的震惊。

“我也喜欢你,小蓝。”小绿笑。他还是一如既往手抄兜的姿势,就和小蓝对他一见钟情时的姿态一样。

甚至连天气都没变,晴空万里,美好又温暖。

 

 


小蓝第三次站在学校操场时,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本想叫他打篮球的小绿闻声跑来问他发生了什么,却遭到了他的驱逐。小绿感到莫名其妙,但顾虑朋友心情,他没有多问什么,很快便离开了。

小蓝哭完后以最快的速度退了学,离开这座城市,他连个再见都没对小绿说。

他不敢说再见。他怕害了小绿。

一直以为自己是cake,小绿是fork。其实错了。

fork是他,小绿才是cake。

cake从来不会知道自己是cake ,只有fork知道彼此的身份,因为cake身上的美好只有fork才能感知得到。满心的暗恋导致小蓝没注意到小绿冷淡的性子在同学相处间并不是十分愉快,他只有几个能说上话的点头之交。

工作后的他再一次见到小绿时表现得比小绿还要激动,也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cake来到身边时fork本能的刺激。对于fork来说,cake是甜蜜的,是美味的,是诱人的,是引人食欲妄图将之吞咽下肚的美好。他不是害怕小绿杀了他,而是自己身体里fork的本能害怕。美好的事物即将由自己亲手来摧毁的疯狂,疯狂到害怕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会出现差错。

正是因为fork是他,小绿才是cake,小绿在见到他之后只字未提要杀他要吃他,反而像个甜甜的小蛋糕似的带他去pub,接吻拥抱都能让小蓝腻死在幸福里。而之后在车里,小绿愉悦的表情也根本不是杀他之前故作温柔,小绿是真的怀念并且很高兴他们能再次相遇,而他却顶着被小绿自保时打出的一头血,在血腥和酒精的刺激下……

他暗恋了小绿两次,也害了他两次。这一次,小蓝说什么都不想和小绿牵扯上任何关系。他跑得比第一次还要远,并且尽可能避免管理层的工作,做个普通的小职员。他打定主意和小绿这一辈子都不相见,却没想到还是遇上了小绿。

“小绿……”小蓝想离开,小绿却抓住了他。

“好久不见老同学。”他甚至亲切地和他打招呼。

“小绿,你离我远点行吗?我们不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当初连个再见都没说,好不容易有机会遇见,去我家吃顿饭吧。”小绿盛情邀请小蓝做客,几乎是连拖带拽地拉上他。进了小绿的家,小蓝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询问为什么小绿在这里有房子。

“总公司派我来分公司,我想了想,干脆在这里买套房好了。”小绿是这么解释的。他好客地给小蓝准备了新的拖鞋,小蓝胆战心惊地被他拉着围观他的新家。

“小绿我……”

“小蓝。”小绿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笑着问他,“你害怕吗?”

小蓝害怕。他害怕他会再次伤害到小绿。

小蓝狂点头。小绿反而笑得更开心了。他找了一套洗漱用品,放在了自己那套的隔壁。

“小绿?”

“你不用害怕。”小绿在调整牙刷的位置,忽然眼睛上移到洗漱间的镜子。

“你不用害怕,小蓝。现在我是fork你是cake。”

小绿转过头,他的表情终于让小蓝想起之前误会小绿的笑容——上次他误会小绿是杀他前的故作温柔,这次却是真实的了。

 

“做了两次fork,第三次就会以为自己还是个fork。人的确是会出现这样的思考盲区。”

“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一次你为什么看见我就想走?”

“真的只是因为愧疚吗小蓝。”

 

“fork如果光天化日吃掉cake会被当场击毙,小蓝。我没那么傻。”小绿又拿出一条毛巾,挂在自己的那条旁边。两套洗漱用品,两条毛巾,两双拖鞋,除了颜色不一样款式一模一样,般配得很。

“但你在我这,就没这个问题了。”他亲了亲小蓝的鬓角,那里早已被恐惧的汗水浸湿。

 

“小蓝闻起来就很好吃。”小绿忍不住夸奖道,眼睛乐得弯了弧。

 ------------------------------

结局是HE,应该能看出来

最后一句本来想写“眼睛乐得眯成一条线”,但是漫画里绿总一高兴就是两道弯......为什么我要纠结这个问题......

评论 ( 15 )
热度 ( 105 )
TOP

© 兴欣扫黄负责人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