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上天吗?

【周黄】眠。

限定首尾的CP挑战产物,请验收(づ ̄3 ̄)づ╭❤~

be预警QAQ









最近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这几天黄少天一直在家里,白天没见到周泽楷,晚上睁着眼睛等他一直等到睡着也没见到。黄少天一天比一天晚睡,想等周泽楷回家,然而第二天物品的缺失移动只能证明周泽楷的确回来过。如果是小偷,不会带走小玩意儿而放过值钱的东西。

黄少天环视了一圈空荡荡的屋子,默默坐在角落里,没有开灯。因为他觉得已没必要再纠结灯的问题。

往昔的美好如海藻般在回忆里蜿蜒,那些拥抱接吻以及更深层次的彼此认知仿佛还是昨日的事。这是黄少天第几天没有开灯的夜晚,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身为爱人的他,连周泽楷的余温都感触不到。

明明他说他爱他。虽然不善言辞,但只要黄少天想听,周泽楷会一直说给他听。所爱的人还有迷人嗓音的叠加buff,听得黄少天腰都酥了。


明明周泽楷说爱他。

黄少天抱腿埋头于腿间,闭上眼睛任由自己沉入黑夜。

就这样睡一觉吧,说不定周泽楷回来还会抱他去床上睡。

黄少天不想承认,但他还是有点小小的期待。

可他睡不着。

 

 

 

 

 

黄少天表面上大大咧咧,但对于周泽楷能喜欢上他,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不说其他,光说颜值,黄少天就不想带周泽楷出去。

——带出去带不回来怎么办!

而且和他站在一起,顿时发觉自己丑了好多。

第一次深度交流后的清晨,黄少天睡眼惺忪地看看身边躺着的周泽楷,一气之下怒搓他的头。

“不丑。”当时周泽楷搂上他的腰,低头亲上他的脸蛋。

“最好看。”周泽楷嫌亲不过瘾,又小小咬了下。双手游走在被单下的那具身体上,周泽楷满足地叹了口气,翻身再次压住。他肖想了许久的人,一夜是不够的。

 


黄少天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意外得不疼。他对自己居然回忆到了初次感到羞耻,但又贪恋上方那人的温暖。黄少天再次环视四周,他和周泽楷住在这里太久太久,漆黑的房间他闭着眼睛经过都能躲避障碍物。

黄少天将腿抱紧些,继续埋头。

其实没什么,就是感觉有点冷而已。

 

当初同居是黄少天提出的,黄少天希望两个人有辆车有个房就行。房子本来就有,周泽楷的。黄少天住进去,老觉得被人压住地不爽利。虽然他本来就是在下面的那个。

于是黄少天嚷嚷着要去买辆车,并且飞快交钱学驾照。新手司机拿到驾照,开着新车兴冲冲载着爱人出去转圈,全程却不断提醒周泽楷别说话干扰他的思维。周泽楷一言不发,笑眯眯坐在副驾座,看他紧张兮兮地手忙脚乱。

“周周周周周泽楷!你要不还是说点什么?唠唠叨叨的教练不在旁边我反而不习惯了……”

“……爱你?”

“谁谁谁谁让你说这个了!!!”

“……唠叨?”

“你对这个词有什么异议吗周泽楷小弟弟,那个教练本来就唠唠叨叨的我又没说错……”

“小弟弟!”

“老司机快刹住你想象的车!”

 

 

黄少天回忆结束,抬头仍是深夜。他突然有些绝望,时间仿佛停止般地戏耍他。他这几天每次醒来都是在没有周泽楷的夜里。

黄少天在黑暗的角落里伸展开四肢,深不可测的黑夜也遮不住年轻身体的活力。他还未老去,周泽楷却已不再他的身边。手机也不知道丢哪去了,之前找了许久都未找到,里面还储藏着他和周泽楷满满的回忆,真找不到就太遗憾了。

黄少天收起四肢,再次紧紧抱住双腿这次比刚刚还要用力。黄少天抬头对着窗户发呆。窗户上沾染着屋外路灯的些微光辉,黄少天盯着看许久,直到熟悉的刺耳声惊醒了他。

大概是屋外出交通事故了吧。黄少天站起身,走到窗户旁。从他的视角看不见任何异样发生。

又是幻听?黄少天笑笑,继续回去抱腿坐着,期待睡梦的来临。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开灯。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意外地睡不着。

 

 

 

 

 

周泽楷的好友江波涛非常担心现在的周泽楷。

自从黄少天出了车祸后,周泽楷一直在医院陪伴昏迷的他。白天要处理很多事,周泽楷只好晚上回家顺便拿点东西到医院,黄少天却在他回去后醒来。

“他叫你有时间就早点回去休息。”医院的护士帮黄少天传话给周泽楷。周泽楷听后弯腰轻轻圈了下恋人,连眼泪都不敢落在他的身上。

他怕弄疼黄少天。他已经够疼的了。

周泽楷开始一天比一天晚回去。他在等他醒来,自己告诉他。


周泽楷像所有照顾恋人的贴心爱人一样几乎完美无瑕地照顾黄少天。就这样一直到医生宣告失败,周泽楷的脸上才露出些微的诧异。

他没痛哭也没迷茫,他只是不信。江波涛告诉他黄少天的手机摔坏了,周泽楷也只是哦了声。

“没关系,再买。”他说。

江波涛心里叫了声糟糕。他劝周泽楷回家劝了好久,周泽楷终于离开了放置黄少天尸体的房间。他来到和黄少天同居住处的楼下,抬头看了眼自己家的玻璃,被毫无光亮的房间害怕到心跳了两下,急急回去。

“对不起。”他又像平常一样躺在黄少天的身边,紧紧抱住他。半夜不在身边,少天会怪他的。以前和少天一起出去被人注意到,少天总会吃醋地说带出去带不回来以后不带了。

周泽楷埋首在他的脖颈间,想起他那时生气的包子脸,顿时笑了。气息喷吐在他的脖颈间,以往黄少天都会揉着脖子说痒,这次却没有。

周泽楷闭上双眼。


“晚安。”

---------------------------------

想脑洞时脑子里突然蹦出首曲子sign,因为听多了,脑子不听话自动播放了

然后就......产成这样了。容我坐会儿缓解下再睡......

评论 ( 14 )
热度 ( 77 )
TOP

© 兴欣扫黄负责人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