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上天吗?

【喻黄】黎明。

看到森气,撸个喻黄给自己发糖甜甜






黎明,喻文州就去找了黄少天。

“呼啊——队长早上好——来得好早——”黄发青年顶着一头鸡窝出来迎接了他的队长,睡眼惺忪得几乎下一秒就能倒在地毯上睡着。

到底是谁昨晚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在电话里说要早起和他一起去看日出的。


为了防止他的小剑圣真倒地上呼呼大睡,喻文州进门后就抱住了他。

“队长你好冷......”黄少天闭着眼睛呢喃了一句。屋外清冷的气息些微缠住了喻文州,黄少天感受到胸口一阵清凉,却听见了有人在笑。小声的,生怕吵醒他一样。笑出的气息细细地喷在他的脸上,有些痒,又有些舒服。


“少天我冷。”喻文州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的语腔里夹杂了些撒娇的意识,“抱抱我好不好?”

黄发青年吧唧了下嘴,而后伸手缓慢环住了他的背。他在睡梦里随意瘫软的身子就像流水式的猫,毫无缝隙地和喻文州的身体贴合在了一起。


“冷......”青年小小开口吐了一个字,便沉沉睡去。喻文州感受到环在腰部的两条手臂正逐渐下滑,心里忽然泛起一阵遗憾的苦水。两条手臂遇到了阻碍,忽然在喻文州的臀部上围像静止般停下。青年在他的怀里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熟睡着。

喻文州慢慢眨了下眼睛,慢视角里全是黄少天那张放松甚至是因为休息中看上去还略显愉悦的脸。


喻文州收藏在眼睛深处的欲望终于畅通无阻。他触向了他的唇,小心谨慎地描画唇形,潜伏隐藏地深入进去。勾到他的舌时喻文州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猛然一跳。

它在庆祝他的获得,也与黄少天的心跳产生共鸣。


“装的?”喻文州退出口舌移向黄少天的耳畔,怀里青年果然抖了一下,头埋进他怀里更深了许多,像个滑稽的鸵鸟,而后喻文州好笑地感觉到青年在揉他的臀部。

“要不是我心跳声太大,肯定能把你骗过去。”怀里传来闷闷的声音,黄少天郁闷得搓喻文州的臀部泄愤,突然被自己臀部处清脆的声音和随之传来的火辣麻感愣神到住手。


“队长你......!”“要不要同居?”

喻文州趁黄少天再次呆滞之际,搓揉刚被他拍的屁股。


他自认很少有这么恶趣味的时候。

评论 ( 2 )
热度 ( 52 )
TOP

© 兴欣扫黄负责人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